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正文
实地探访东旭光电:石墨烯故事的下半场
来源: 中国趣味证券网客户端           整理时间:2019-11-28 17:00:0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高歌

实地探访:人去楼空

11月26日下午,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甲23号的城乡华懋商厦办公楼群一如往常。这栋办公楼群由五个独栋的办公楼连结而成,分别是五家单位的办公场所。其中最大的一栋曾是东旭集团北京总部的办公地,但从2019年1月东旭光电搬离此地后,如今已空置近十余月。

在东旭光电曾经租用的办公楼,由1层到18层,无论是会议区高悬的“we need to talk more”,还是餐厅入口处尚未来得及摘下的“东旭干部十要”,抑或是展厅破碎的光伏板后字字清晰的核心产业集群介绍,皆是东旭光电的痕迹。

该办公处实地照片

从平淡无奇,到因石墨烯概念引发资本市场关注,东旭光电资产版图不断扩张的几年几乎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尽管需要支付的租金并不便宜:总面积1万4千平米,每天要为每平米付7.5元。

展厅部分

展厅部分

相邻的一家在此整租办公的公司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我们也是整栋租的,整栋楼的租金一年2700万元。不过我们这栋楼没有东旭租用的那个大。他们还是挺不愿意搬的,感觉这里风水好。之前东旭还是比较高调的,门口停了不少豪车,经常能看到宾利。”

尚未摘下的东旭十条

从复兴路甲23号搬离的员工的新办公地点位于北京市西二环的南运巷,离金中都遗址仅有一条街的距离。新办公地点是由一家酒店改造而成,楼层不高,设有休闲区并配有游泳池和健身设施。据了解,东旭光电此前花费2亿元将这个新的办公楼收下。

在北京市西五环的益园文化创意产业基地B区还有一处东旭集团租用的办公地。这块办公地目前由北京旭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旭江科技”)使用,旭江科技是东旭光电石墨烯业务的主要业务载体之一。

2016年7月,东旭光电宣布推出了世界首款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产品——“烯王”,并对外称“该产品性能优良,可在-30℃—80℃环境下工作,电池循环寿命高达3500次左右,充电效率是普通充电产品的24倍。”不过面对业内的质疑,在当年的中国国际石墨烯创新大会上,东旭光电副总经理王忠辉强调说:“‘烯王’不是石墨烯电池,而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我们在此前的宣传中也从来没有说它是石墨烯电池。”

2019年11月26日下午,当记者来到位于产业基地B区的旭江科技时,虽然是上班时间,但人气寥寥。

该办公处实地照片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从2017年起,旭江科技在此租用了700余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包含400平米的实验室),到2019年年底即满两年。

知情人士透露称,起初,将办公地点设立于此的考虑是便于放置与柔性电池相关的试验设备,彼时东旭光电旗下另一家公司北京旭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旭碳新材”)也在此办公,两者共用一套设备,后者生产的主要产品是石墨烯电热膜,主攻“煤改电”。

据透露,待2019年12月结束后,旭江科技已经计划停止续租此办公地,转而迁往东旭集团位于北京市南四环的一处地产,实验设备则将迁至更远的南六环,东旭光电的石墨烯研究院也将设立于此。

知情人士透露说,“这将为集团公司俭省大部分租金成本,因为尽管运行两年有余,旭江科技并未能够自负盈亏。”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益园文化创意产业基地的租金每天大约是每平米4.5元。但等搬到北京市南四环后,由于是东旭自己的物业则会象征性地收一块多钱租金。

石墨烯往事

石墨烯是东旭光电在资本市中的一张名片,而旭江科技、旭碳新材、上海碳源汇谷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湖州明朔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东旭光电石墨烯事业部的主要组成部分。

东旭光电曾对外称,目前已经构建了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石墨烯节能照明、石墨烯热管理和石墨烯防腐涂料的四大方向。据东旭光电2019年中报,石墨烯产品化应用为其取得6252.25万元的收入,同比提升181.81%。

但随着债务违约被曝出,东旭光电流动性趋紧的一面也被暴露出来。据上述知情人透露,“旭江科技的业务主要分为投资和投后两个部分,目前来看都得黄了,而石墨烯相关的项目目前已经暂停两月有余。”该知情人士是东旭光电一位不久之前刚办完离职手续的管理人员。

该知情人士说,“三年多前,东旭资金充裕,手头的项目多得看不过来,按照东旭的投资习惯,一般而言是成为控股股东,投后管理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几年可以看到的项目基本都是旭江科技来投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集团提供外加私募基金。”

东旭集团近年最为资本市场知晓的一例投资是,东旭光电对上海申龙客车的收购。据透露,参与的投资团队曾因此获得1.5倍年终奖的奖励。

2017年9月20日,东旭光电启动上海申龙客车的收购事项,并表示此举是基于前期玻璃基板及显示材料投资进入收获期,以及石墨烯和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领域的技术突破,欲借收购打造一条“高端材料-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闭环。这一年,东旭光电作为石墨烯大会的钻石级赞助商投放了100万现金。

但现实很骨感。在上述知情人士看来,从产业布局的节奏角度出发,东旭光电进入新能源客车行业晚了一步,而布局石墨烯又太早了。

据透露,受制于产业的现状,石墨烯产业进展并没有那么快,很多项目还没到回报期,尚且不稳定。“石墨烯行业前十家厂商其实都不赚钱,原因是没到挣钱的时候,全球都挣不了钱,处于孵化阶段。以柔性电池为例,东旭在此项目投资了一共1200万元,目前已经全部烧完,而这一项目对资金需求量较大,至少需要5000万,而事业部是否还能注资,仍属未知。”

新能源客车则是过去很热,现在则由于补贴退坡,行业不景气。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东旭光电在这个板块的发展属于“有规模没利润”,基本不亏钱,还是进入的时间点比较尴尬。”

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另一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2018年初,东旭光电将石墨烯事业部分为投资和实业两个部门。而在2019年5月,曾经促成申龙客车收购的投资部门已经被“砍掉了”。

与此同时,石墨烯事业部负责人也被频繁更换。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东旭光电石墨烯事业部成立至今共更换了四位负责人,分别是王忠辉、董辰京、冯蔚东以及今年十月履新的赵永彬,频率约为每半年一任。王忠辉现为东旭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之一的嘉麟杰的董事长,此前申龙客车的收购工作即主要由他主导,而在任时间最长的冯蔚东目前负责事业部下设的石墨烯研究院的工作。

知情人士表示:“主管领导是没有材料专业背景的,业务人员知道材料是一个需要漫长培育的产业,但老板不了解,只想做大,不满意就换人。大领导只关心负责人是不是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做不到就是人不行,还关心赚没赚钱,股价涨没涨。从传统产业方向来看,东旭做玻璃就没挣过钱,严格意义上说,东旭是做设备起家的,最早是给玻璃厂做设备的。起家至今这几个业务板块,最赚钱的其实也是设备。”

据了解,旭江科技的人员规模已经从成立之初的20余人缩减到4人。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从整个集团层面而言,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差不多走了1000多人。”目前石墨烯事业部的规划仍要招兵买马,但这既需要钱,又需要看事业部的安排。“目前在职的员工除了做做2020年的规划以外,其余工作全部停摆,领导也只能安抚下属“再等一等,还是有希望的。”

湖州明朔与东旭光电的合作也出现龃龉。据经济观察网了解,今年东旭光电本应支付湖州明朔一笔900万元的运营资金,但钱未到位,后者开始“闹脾气了”。

曾计划用没到手的50亿补贴还债

2019年11月18日晚,上清所发布公告称,该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16东旭光电MTN001B”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当日日终,上清所仍未收到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次日早,东旭光电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造成上述两只债券未能如期兑付。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东旭光电此前在给经济观察网记者回复称:目前解决路径主要包括两条:一是归拢其他小项目资金,积少成多,解决债务人问题;二是引入其他资金。

目前,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据经济观察网了解,目前,有关“双方目前已经达成口头协议”的说法已经在东旭光电员工层面传开。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缓解资金压力,东旭光电目前现在也考虑卖项目,但苦于没人买。“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等着捡便宜。等打折,打得折低了不舍得卖,不打折又卖不出去,还有一些资产是想卖也卖不了,比如手里有楼,但抵押了。”

该人士还称,“东旭其实一直在出售资产,申龙客车都挂出去了。上市公司都拉出去卖了,试图转让控股权,但乏人问津,寻求国资接盘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目前,东旭集团的资产涉及:基金、融资租赁、小贷、消费债、财务公司、保险、保理等,金融板块除了证券和信托,其余的牌照都有。“我们手里也有银行,不止衡水银行一家,还有锦州银行、包商银行。另外,还有地产。”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东旭集团原本一度想做大银行体系,“想在全国拿下十家八家银行,建立银行帝国。胃口很大,但资金没跟上。”

为应对11月18日到期的债务,东旭光电并非没有想过办法。知情人士透露说,“前两天协调会上还在说,要将申龙客车项目的50亿补贴作为偿债方案,但这50亿元补贴还没到位。债权人不同意,想马上要钱。”

11月26日,据经济观察网了解,在推迟了十余天后,东旭光电发放十月份的工资。但有内部人士透露,从今年一季度后,部分员工就未拿到足额工资,占据全额薪水30%的绩效部分被扣发。


南运巷总部

11月27日,记者来到东旭集团位于南运巷的办公地,从外部看,这里一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