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正文
为什么空姐下了飞机后,都会去五星级酒店?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
来源: 中国趣味证券网客户端           整理时间:2020-05-29 08:10:27

为什么空姐下飞机后,都会去五星级宾馆?今天范建明终于知道其中隐藏的“秘密”了!

......

“先生,您的咖啡!”

空姐话音刚落,飞机一阵剧烈的颤抖,手一抖,一杯咖啡正好洒在了范建明的裤裆上!

空姐见状急忙道歉,跪下来帮他擦拭,她的芊芊玉手隔着裤子轻柔的摩擦着范建明两腿之间,那微妙的触感让他心猿意马!范建明能感觉到飞机上的男士羡慕的眼神都能把他吃了,连忙说到:

“这个我...我自己来吧!!”

空姐隔着裤子感觉到了范建明的变化,面颊一片羞红,本以为要被斥责,没想到他竟这么绅士,看到这个身材健硕又不失绅士的男人,顿时小鹿乱撞!

她急忙处理了以后,又重新取来了一杯咖啡送来!

在接到咖啡后,范建明发现咖啡下多了一张小纸条,上面竟然是某个五星级酒店的地址......

范建明心里不由得暗自念叨“现在的空姐待遇都这优越的吗?办事儿竟然都要五星级酒店才行?”

他嘴角微微上扬,然后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

 

不一会飞机到了江城机场。

   终于回来了!

   走出飞机场的范建明,看到熟悉的街道,不由自主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七年的海外漂泊终于结束了。

   今天的他,不仅仅只是衣锦还乡,他还要报复,向所有曾经欺负过他,藐视过他,排斥甚至陷害过他的人,实施他的复仇计划。

   不管是谁,只要欠了他的,这次都要索回!

   为了更加看清昔日债主们丑恶的嘴脸,范建明隐藏了富可敌国的身份,踏上回乡的飞机之前,他买了一身地摊货。

   他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首先要找的就是当年的黑中介。

   范建明走出飞机场,正准备朝远处的地铁站台走去,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从范建明身边驶过,突然在前面的路边停了下来。

   范建明走到跑车旁边时,车窗玻璃降了下来,一张美艳无比的脸庞侧过头,取下墨镜冲着范建明惊愕地喊了一声:“犯贱?”

   范建明循声转过脸去一看,同样惊愕道:“方雅丹?”

   “真的是你呀?人模狗样的,我还以为看错了。”方雅丹头一摆,“上车吧!”

   方雅丹,江城土豪家的千金,当年与李倩倩被誉为校花双子星,行走在校园里的洛天依和乐正绫!

   范建明赶紧上车,一股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让他为之一振。

   方雅丹穿着一身连衣裙,两条雪白的腿不仅像过去一样耀眼,而且性感了许多,范建明忍不住干咽了一口。

   “好多年不见了,听说高中毕业之后,你就到国外打工去了,现在混得怎么样?”

   “什么打工呀?我那叫劳务输出,就是在外国的工地上搬砖。”

   “收入挺不错的吧?”说着,方雅丹也打量了一下范建明。

   和过去相比,范建明的个子高了一点,皮肤黑了一点,身材也魁梧了一点,不说话的时候还好,一开口,小时候的那副贱相又出来了。

   “别谈收入的事,当年遇上了黑中介,我们到的那个国家连年战火,逃命都来不及。这不,回国之前又被当地的不明武装洗劫一空,要不是大使馆资助,我连回来的飞机票都买不起。”

   看他一身地摊货,方雅丹相信了他说的话。

   方雅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李倩倩欲哭无泪的样子,眼里立即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亮。

   “对了,”方雅丹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当年你好像一直暗恋李倩倩,对吗?”

   何止是范建明,几乎所有男同学都暗恋过李倩倩和方雅丹。

   “谁说的?我暗恋的是你!”

   这话要出自张国栋的嘴里,方雅丹免不了一阵兴奋,可惜是出自范建明的嘴里,方雅丹只是微微扬了一下嘴角。

   方雅丹微微一笑:“想不想娶李倩倩做老婆呀?”

   范建明愣住了。

   “想的话,我保证她嫁给你!”

   范建明一脸震惊!

   “别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看在都是老同学的份上,我打算成全你们。”

   范建明无语了。

   李倩倩不仅长得美,老爸好像还是在某单位当领导的,除了钱没有方雅丹家多,若论地位和品位,只在方雅丹之上,她丫的凭什么替李倩倩做主?

   范建明不屑道:“方大美女,你把我当妇女节过吗?”

   “这么说你答应了?”

   “我……”

   “带了身份证吗?”

   “连护照都在身上。”

   方雅丹点开车载电话,范建明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李倩倩的名字,小心脏居然不由地激动起来。

   “倩倩,带上你的身份证到民政局来,我在门口等你。”

   “民政局,现在?好……吧。”

   李倩倩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和方雅丹一样,可以渗透到人的骨子里。

   从李倩倩的语气中,范建明感觉李倩倩对方雅丹十分尊敬,而且态度极度的谦卑,怎么回事?

   方雅丹把车停到了民政局门口,立即叫范建明下车。

   “来这干什么?”范建明问道。

   “打结婚证呀!刚刚没听见吗?李倩倩马上就赶过来。”

   “你的意思是——”

   “刚刚不是说了,我让李倩倩嫁给你!”

   “方大美女,你这玩笑开的有点过,而且一点也不好笑。”

   没一会儿,李倩倩打的赶到,一脸焦急之色,连看都没看旁边的范建明一眼,直接跑到了方雅丹的面前。

   和方雅丹的艳丽相比,李倩倩素雅了许多,一身长衣长裤,虽然把她苗条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但给人感觉却过于单薄。

   范建明仔细地观察了她们两个,如果说过去她们是洛天依和乐正绫的话,现在却有点像白娘子和小青。

   方雅丹挽起李倩倩的胳膊,把她拽到了旁边,从手包里掏出一张卡,李倩倩看到那张卡的时候,就像是看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

   没等方雅丹开口,李倩倩抢先说道:“放心吧,我保证不再跟张国栋来往。”

   “不,我的条件变了。”方雅丹瞟了一眼站在边上的范建明,对李倩倩说道,“只要你嫁给他,不仅仅肾脏的钱,手术费以及你父亲恢复的费用,我可以全部承担。”

   李倩倩一下愣住了。

   和张国栋分手是一回事,让她嫁人是另外一回事。

   她转过头来,仔细看了半天,才认出站在边上的范建明:“犯贱?”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范建明,尴尬地笑了笑,李倩倩差点晕了过去。

   看到李倩倩绝望的样子,方雅丹的心里特别爽。

   她努力掩饰着得意之色,说了句:“倩倩,过了这个村,可没了这个店。再说了,范建明可是出国‘深造’回来的,抱着这么个金龟婿回家,说不定你从此咸鱼翻身,将来有什么事我还得仰仗你呢!”

   方雅丹是在故意羞辱李倩倩,李倩倩也只能忍受这种羞辱,但她们却不清楚,对于天下任何一个女人来说,今天的范建明,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金龟婿。

   只可惜李倩倩始终不明白,一直抱着金饭碗到处要饭。

   眼泪在李倩倩的眼眶里直打转:“雅丹,我们毕竟是二十多年的朋友,我已经答应不再跟张国栋来往了,你又何必非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呢?”

   “倩倩,你需要的可是六十万,我总不能以借你六十万的代价,换来你像个怨妇一样,整天让张国栋牵挂吧?只有你结了婚,生了孩子,他才会对你彻底死心!”

   李倩倩终于明白,方雅丹不仅要跟她抢夺张国栋,而且还要羞辱她一辈子!

   问题是范建明,犯贱……

   为了拯救父亲,李倩倩伸手一抹羞辱的泪水,绝望但却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去,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一点吧?

   范建明跟着她们两个走进民政局,填完结婚申请表之后,又在旁边的小店里拍了张结婚照,把结婚证领到手的时候,感觉完全是在梦游。

   方雅丹这时又把李倩倩拉到边上,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很难,现在这六十万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但对于我来说,也不算是个小数目,我们总得定个归还的期限吧?”

   方雅丹的要求并不过分,可李倩倩却无语,债台高筑的她,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钱还。

   “你……你订个期限吧?”

   方雅丹叹了口气:“这样吧,冲着你刚才说的二十多年的交情,一年之内,你要是跟范建明生了孩子,这六十万我不让你还了。否则,我再放松一年时间,两年之内,你必须还我这六十万。”

   李倩倩父亲的肾脏坏死,光买个肾脏需要三十万,还不包括手术治疗费用,再加上后期的恢复以及他们日常的生活开支,这六十万真的是救命钱。

   李倩倩的父亲李家良,原来是建工局质检站的站长,虽然职务不高,但手里掌握着实权,辖区内所有开发商开发建筑的项目,都必须有他在场检查质量之后,才能进行下一道工序。

   后来有几个开发商联名告他受贿,判了五年有期徒刑、受到了经济处罚、欠下许多债务不说,还被双开,妻子贾晓燕也跟他离了婚。

   没有了工作的李家良,社保也停了几年,这次手术完全是自费。

   为了还清父亲欠下的债务,在小学当老师的李倩倩,已经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过去的债还没还清,现在父亲又要换肾。

   走投无路的李倩倩,只能向曾经的闺蜜、现在的情敌方雅丹开口。

   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开口向方雅丹借钱的那一刻,就决定放弃张国栋。

   李倩倩深爱着张国栋,不想拖累他,何况张国栋的父母坚决反对这门亲事,更别说借钱给李倩倩的父亲治病了。

   现在方雅丹不仅答应借钱,而且还承诺,只要李倩倩跟范建明生了小孩,这笔钱就可以不还了。

   李倩倩也想通了,反正已经跟范建明结婚了,为了这六十万,一年之内跟范建明生个孩子的条件确实不为过。

   说白了,方雅丹就是要让张国栋和李倩倩之间互相死心。

   虽然是被迫签下的城下之盟,李倩倩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恨上了范建明。

   她并不清楚范建明今天才回国,方雅丹又是凑巧开车路过火车站时,刚好碰见了范建明,还以为范建明跟方雅丹早串通好了。

   李倩倩甚至怀疑这六十万是范建明的钱,否则,方雅丹不会那么大方。

   李倩倩答应之后,方雅丹走到范建明的面前,留下了手机号码,同时又把他拉进了同学微信群,最后说了声:“祝你们二位幸福,举行婚礼的时候通知一声,我一定要做你们的证婚人。”

   说完,方雅丹朝范建明做了个鬼脸,大步流星地走出民政局,开着跑车离开了。

   范建明看着她的背影,半天都没回过味来。

   “李……倩倩,”范建明都不知道该叫什么好,一脸尴尬地笑道,“我……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李倩倩面无表情地问道,“是上你家,还是去宾馆?”

   “我家?宾馆?”范建明一脸蒙圈地看着李倩倩。

   “我们不是刚刚领证了吗?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我去,合法夫妻就要急着干那种事?不是还没举行婚礼吗?

   “那什么,倩倩,有件事我没弄明白,方雅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你居然就这么爽快地跟我领证?”

   李倩倩冷哼了一声,转身就朝大厅外走去。

   她以为范建明在装,而且装得一点都不像。

   范建明立即跟了出去,他们来到路边正准备招手拦的士的时候,张国栋骑着电瓶车突然出现。

   “老张?”

   范建明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上了张国栋。

   和学生时代的高大帅气相比,张国栋依然潇洒英俊,只是那张脸多了几分成熟感,神态也不像过去那么嚣张,再加上骑着一辆电瓶车,一看混的就是一般般。

   张国栋和范建明、方雅丹、李倩倩都是中学时代的同学,张国栋刚刚接到了方雅丹的电话,说李倩倩好像在民政局跟别的男人在领证,才骑着电瓶车火急火燎地赶过来。

   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范建明,听到喊声之后,眨巴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认出范建明。

   “犯……贱?”

   “哈哈哈,老张,这么巧?”

   范建明正要迎上去,没想到李倩倩突然挽着他的手臂,对他说道:“走,有辆空的士。”

   张国栋看到李倩倩居然挽起范建明的手臂,一下子怔在当场。

   范建明还不知道张国栋和李倩倩的关系,只当是他惊愕于李倩倩这个大美人会对自己如此亲昵。

   他掏出结婚证晃了晃:“老张,没想到吧,我们刚刚领证了!”

   张国栋闻言,双手把电瓶车推倒在地,迈步跨过电瓶车冲了过来,一把从范建明手里抢过结婚证看了看,气得浑身哆嗦。

   “倩倩,为什么?居然是犯……贱?就算你不喜欢我,你选谁不好,为什么偏要选他这个杂种?”

   读书的时候,班上加上范建明一共有三十一个男生,范建明挨过二十九个同学的揍,除了他自己以外,只有一个老实巴交的王伟没揍过他,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他每一次挨揍,基本上都是自找的,所以才有了“犯贱”这个绰号。

   李倩倩提出的分手,对张国栋的打击已经够大了,而她居然选择范建明,这简直要了张国栋的老命!

   在张国栋看来,他可以输给天下任何一个男人,唯独范建明除外。

   范建明这才意识到,张国栋跟李倩倩的关系不一般。

   李倩倩却面无表情地对张国栋说道:“说话放尊重一点,谁是杂种?他现在是我的丈夫!”

   “丈夫?哈哈哈——”

   张国栋气急反笑,他甚至顾不上范建明已经长得跟他身材差不多高,甚至还比他略显魁梧,突然把手里的结婚证朝范建明的脸上砸去,紧接着拳打脚踢,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范建明的身上,直到把范建明打倒在地。

   本来张国栋就是范建明的债主之一,从小到大一直欺负他,没想到当着李倩倩的面,张国栋又像过去一样暴打他一顿。

   范建明努力忍着,新仇旧恨全都记在了心里,更重要的是,他还想看看李倩倩的反应。

   “你干什么?”李倩倩突然扑过去,紧紧抱住范建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张国栋,“姓张的,你别太过分,否则我要报警!”

   “报警?犯贱……犯贱,报警?哈哈,哈哈哈——”

   绝望中的张国栋,凄惨地笑着,叫喊着,居然连倒在地上的电瓶车都没有去扶,而是撒开双腿,漫无目的地朝边上跑去。

   李倩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真想追过去拦下张国栋,可想到父亲躺在医院里,痛苦地等待手术的情景,生生地把即将喷涌而出的眼泪含了回去,嘴唇却被她咬破了。

   趴在地上的范建明,看到李倩倩用身体挡住自己,心情好一阵子激动,嘴里却明知故问:“倩倩,谢谢你。老张这是怎么了,疯了吗?你可看见了,这次我可没犯贱,是他……”

   李倩倩突然站起身来,冷冷地说了句“起来吧”,立即转身走到路边,挥手招着的士。

   范建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李倩倩的身边,刚要说什么,李倩倩非常厌恶地瞪了他一眼:“离我远点,别站这么近!”

   范建明一下愣住了:刚刚还急着要办事,怎么这会儿又……

   李倩倩貌似猜出了他的想法,接着又补了一句:“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就跟你圆房,但我不喜欢扭扭捏捏,纠缠不清,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趁人之危,和方雅丹合伙起来羞辱我吗?很好,我成全你们,你不就想要我的身体吗?今天晚上就给你!”

   “趁人之危?我……”

   一辆的士刚好停在了他们面前,李倩倩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范建明正犹豫着要不要上车的时候,李倩倩冷冷地问了句:“还站在那里干嘛?上车呀!”

   范建明苦苦一笑,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后脑勺,还是拉开后排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不管怎么样,结婚证已经领了,而且他还想搞清楚,李倩倩所说的趁人之危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倩倩刚对司机说了声到第一人民医院去,她和范建明的手机同时响了,是微信的提示音。

   他们俩几乎同时掏出手机,点开一看,微信同学群里几乎炸开了锅。

   原来方雅丹刚刚公布了一条消息:据可靠消息,范建明同学今天和李倩倩同学在民政局领了证,请大家恭喜他们!

   ——卧槽,方大美女,造谣是要被请去喝茶的!

   ——慢着慢着,范建明何方神圣?就是那个绰号为犯贱的跳梁小丑吗?张国栋怎么了,腰不行跟我说呀,找人帮忙也用不着找犯贱吧?

   ——呼叫李大美女,呼叫李大美女,要是肚子大了没人认账,也用不着转账给犯贱,我照单全收,给你一个豪华婚礼!

   ——你们别瞎闹,听说李倩倩的父亲生了重病,好像是要换肾脏,需要几十万,所以……

   ——所以什么,难道犯贱被哪个富婆包养了,还是抢了银行?

   ——就犯贱,被富婆包养?抢银行?我就呵呵呵~

   ——妈淡的,怪不得这货莫名其妙地就进群了,群主何在?这小丑踢出去!

   范建明忽然明白了,李倩倩的父亲需要一大笔钱,方雅丹刚刚一定是跟她做了一笔交易。

   妈淡的,几十万算什么?给老子打牙祭都不够!

   范建明没搞明白,李倩倩长得那么美,怎么混得这么差,家里连几十万都没有?

   正如他所料,这些傻笔同学还在用老眼光看他,他强忍着怒火,耐着性子往下看时,没想到居然来了系统提示消息:对不起!你已经被群主刘云坤,移出“市六中同学群”。

   刘云坤?

   范建明一头的怒火腾腾冒了起来。

   刘云坤小的时候一直是张国栋的跟屁虫,经常狗仗人势地欺负范建明,这下又将他踢出了同学群。

   恨的牙痒范建明差点把手机都扔了,他发誓宁可不去找黑中介和张国栋的麻烦,也要首先教训一下这家伙。

   李倩倩依然低头看着微信消息,但却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刚才当面伤害张国栋,李倩倩的心还在流血,现在看到同学们的冷嘲热讽,她的心里反而好受了一点。

   毕竟大家都在为张国栋打抱不平,在李倩倩看来,这也算是对张国栋的另一种形式的弥补。

   然而没一会儿,她看见张国栋退群了,心里又不禁一阵绞痛。

   刘云坤这时又发了一条微信:倩倩,别冲动,等着我,我不介意成为栋哥的接盘侠!

   ——妈淡的,老刘,你丫的就是想做接盘侠,也得先跟嫂子离婚再说吧?

   ——OK,只要倩倩点头,我现在就去办离婚手续!

   ——那我排在云坤的后面!

   ——还有我!

   这时有一个女同学居然发了条信息:倩倩,好想弱弱的问一句,犯贱那个方面是不是特别厉害呀?

   李倩倩苦苦一笑,她知道方雅丹正在窥屏,而且就想看到她被误解,被羞辱。

   的士在医院门口停下后,李倩倩推门下车,甚至不愿意多看范建明一眼。

   范建明跟着她来到收费处,看着她用卡预交了四十万,又跟她来到了病房,看见躺在床上的李家良后,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李叔叔好。”

   李家良愣了一下,看了半天才认出来,一脸疑惑地问李倩倩:“犯贱?”

   晕!

   连李家良都知道他的外号,这是范建明所没想到的。

   李倩倩面无表情地说道:“爸,医院的费用我已经交了,回头我再去跟主任碰一下头,看看下个星期是不是可以动手术。”

   李家良点了点头,只是有点纳闷,上午李倩倩都说再也找不到钱了,下午怎么就把钱交了?

   李倩倩接着又说道:“爸,还有件事跟你说一下,我跟他已经打了结婚证,等你手术成功出院之后,我们就要去办婚礼。”

   什么,跟犯贱结婚?

   李家良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的是张国栋,自从他住院以来,每天晚上都是张国栋在这里值班陪着他的,怎么……

   李家良忽然明白,女儿刚刚交的费用肯定与范建明有关,难道范建明出国几年,居然赚了不少钱?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可是李家良知道,女儿绝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而且和张国栋异常恩爱,她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

   除了叹息之外,李家良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倩倩转身离开病房的时候,甚至都懒得跟范建明打招呼,范建明一脸陪笑地跟李家良告辞之后,赶紧跟着李倩倩离开。

   他们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李倩倩再次问道:“说吧,上你家还是去宾馆?”

   因为方雅丹给的是一年的期限,而现在正是李倩倩的“危险期”,如果凑巧的话,说不定今天就能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