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   科技   地产   汽车   旅游   时尚   文化   大数据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正文
欢瑞世纪业绩造假被罚 杨幂、李易峰牵涉其中
来源: 中国趣味证券网客户端           整理时间:2019-07-31 16:48:26

业绩造假被罚,杨幂、李易峰牵涉其中,欢瑞世纪粉饰太平何以“长安”?

  曾经拥有大量仙侠、玄幻影视IP的欢瑞世纪除了辗转腾挪的财技,能否在同质化自我复制之外,走出一条不断创新的多元化发展之路是真正考验。

  文:陈茜

  近日,历经两年调查的欢瑞世纪(000892.SZ)违规信批案有了结果,自2013年~2016年,这家公司存在多项业绩造假情况。

  面对处罚,欢瑞世纪不仅要为此前的违规操作买单,更应该担心未在本次调查之列的账目是否经得起考验。

  2013年~2016年业绩造假被罚

  根据重庆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欢瑞世纪的具体业绩造假情况有,2013年、2014年,通过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6939.62万元和2789.43万元;2015年~2016年,通过虚构收回应收款项,少计提坏账准备;2013年~2015年,推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分别少计提坏账5.2万元、20.8万元和234万元。同时,欢瑞影视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多次占用欢瑞影视资金的情况。

  在虚构回应收款项中,主要是虚构收回演艺人员固定佣金。

  2015年和2016年,欢瑞世纪两次虚构收回上海轩叙文化交流中心(原名上海嘉行文化交流中心)应交付的演艺人员固定佣金850万和1700万元。其实,该笔回款最终实际来源于现任欢瑞世纪董事、董事长钟君艳和现任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援,及其控制的公司。

  据天眼查可知,在2016年11月上海轩叙由上海嘉行改名前,杨幂曾是上海嘉行的股东之一,并且曾是欢瑞世纪旗下重要签约艺人。

  除了杨幂与欢瑞世纪的旧账被重新定性,还有李易峰的借款问题。

  根据处罚告知书,现任欢瑞世纪董事长钟君艳及欢瑞文化利用向旗下艺人李某某借款事项,从2015年6月至2017年3月占用欢瑞影视资金1800万元。

  这里的艺人李某某应指李易峰,2014年,他凭借欢瑞世纪主控的《古剑奇谭》一剧跻身一线明星之列。

  据查,2017年6月,欢瑞世纪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称,“李易峰的1800万元,是欢瑞影视与旗下艺人的借贷行为,发生时间为2015年2月,即在其资产未注入上市公司以前,其内部审核不需经过上市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及时披露的义务。”并称李易峰已于2017年元月归还该借款。

  据相关报道,欢瑞世纪曾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表示,该笔借款“用于购置房产”。

  不过,根据这次处罚告知书可知,这一行为实际已经构成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关联交易,但是欢瑞世纪并未未充分披露。

  即使在借壳完成之后的2016年,欢瑞影视再次虚构分别收回了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1700万元和2600万元,这使得欢瑞世纪在2016年少计提坏账准备467.50万元和2835.00万元。

  通过这些违规操作,2016年借壳上市的欢瑞世纪业绩洗了个大澡。2016年和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减少2126万和1418万,最终,欢瑞世纪2016年~2018年的净利润调整后为2.44亿、4.07亿、3.23亿。

  欢瑞世纪在公告称,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公司不存在被终止上市的情形。

  这次处罚主要针对此前欢瑞世纪财务上存在虚增应收、推迟少计提坏账和提前确认收入等方面出现违规操作,目前,2018年的业绩统计方式是否同样存在类似违规操作?为何在2013年~2016年出现此类违规操作?与影视行业的特点有哪些关系?面对此次处罚结果,欢瑞世纪未来将如何改进?《商学院》记者联系了欢瑞世纪世纪董秘徐虹,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新的危机

  除了要应对这次处罚,在影视行业内容监管加紧的当下,欢瑞世纪要补的窟窿还很多。

  一边要粉饰《天下长安》带来的业绩窟窿,一边还要应对古装剧不好卖的现实,欢瑞世纪作为曾经的资本幸运儿面对的挑战不断。

  根据7月12日欢瑞世纪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快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500万元~20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约60%~70%。主要原因是与去年同期相比,影视剧确认收入的部集数量减少,艺人经纪业务收入小幅增长。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欢瑞世纪已经取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含非执行制片剧)以及成片网络剧共4 部 224集,包括《锦衣之下》《封神之天启》《听雪楼》《盗墓笔记2》,并且在当年均已实现销售。

  关于上半年影视剧确认收入部集减少的主要原因,以及后续同类型剧集销售是否会受到影响,欢瑞世纪徐虹此前曾书面回复《商学院》记者称,在2018年实现销售的剧没有影响到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公司的电视剧制作能力保持正常状态,与平台的合作也呈现良好发展势头。”

  不过,欢瑞世纪制作的历史剧《天下长安》带来的则是前途未卜。

  坏账计提问题

  2018年7月16日凌晨,古装历史剧《天下长安》导演连奕名微博:“天下长安撤档!无语了!再改连我都不认识了!但愿早一点解决!这个戏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也是痛苦的回忆!”

  当时,原本计划登陆央视八套和各大视频平台的《天下长安》被临时撤档。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导致平台方与卫视产生利益冲突,以及从2017年年底盛传的“限古令”政策,为撤档埋下伏笔。

  2017年财报显示,该剧为公司贡献了5.67亿元营收,占年度总营收的36.18%。当年,排名前五位的应收账款中,腾讯有1.98亿,优酷则有1.8亿。

  此时距离《天下长安》原计划上映时间已经过去一年。目前,排播依然不明。受“限古令”影响,大体量古装剧播出受限,视频网站也出现压价现象,这些因素都影响着欢瑞世纪能否如期拿到收入。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报告期《天下长安》的应收账款余额5.06亿元。

  在《天下长安》在2018 年存在未能按照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尚未播出的情况,欢瑞世纪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按照最低的5%计提。

  近日,深交所在给到欢瑞世纪的问询函中,对《天下长安》的坏账计提方式提出疑问。

  欢瑞世纪在回复称,电视剧未能按计划档期播出导致回款进度有所滞后, 但并不影响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

  但是,欢瑞世纪年审会计师认为“以判断上述情况对该剧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我们无法确定该笔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商学院》记者采访了做审计的注册会计师张巍(化名),他认为,在《天下长安》排播不明的情况仍以5%来计提坏帐,存在虚增资产,虚增利润的情况。

  金融领域人士何勇(化名)认为,公司或许与会计事务所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会计师以此说法来免责。

  徐虹称,公司认为该笔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的会计政策,坏账准备计提充分,能够反映该笔应收账款的整体质量。他表示,截至2019年7月5日,该笔应收账款期后已回款6528万元,累计已回款1.6亿元,尚有应收账款4.4亿元未收回。

  “这里的巧妙在于用法律来处理财务问题。”电影制片人严新(化名)向《商学院》记者讲到,在行情好的时候,制片公司在签合同时会对平台有要求,比如交片时间、播出时间,如果片子不能播出,制片方会收回授权,定金不退。但是,现在当一些片子快砸手里,公司会跟平台商量把这一条款取消,就播出时间双方同意后延,协商等待播出,这样片子就不做坏账处理,而是属于库存。

  “用法律手段把交货期给无限延长,收入就会计入应收账款。”严新说,如果片子风险较大,平台方面会考虑,前期付的定金宁愿不要,实际合同已经终止,作为坏账计提损失还小,如果合同延长,实际是平台未来的支付风险。

  根据欢瑞世纪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可知,目前《天下长安》的购买方为东阳嗨乐、腾讯和优酷。

  目前无法在央视播放的情况下,腾讯和优酷购买意愿是否受到影响,甚至压低购买价格等问题,徐虹在书面回复《商学院》记者时称,“公司就该剧的市场预期进行了评估,与客户就购买意愿和排播情况进行了充分沟通,双方就愿意继续等待该剧排播达成共识。”欢瑞世纪并未披露央视对《天下长安》的购买和排播意向。

  据查,2018年,欢瑞世纪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15.23%和23.09%,其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174.85%,坏账损失高达1.36亿元。

  赖掉股权补偿

  片子一天不播,收入到账就存在风险。在年审会计师持保留意见的情况下,欢瑞世纪执意按照最小比例计提坏账有更大用意。

  如果严格财务处理,大额计提坏账,不但会直接导致亏损,并且会影响业绩承诺,触发大股东大额股权补偿。

  2015年,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原名欢瑞世纪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瑞影视”)借壳“星美联合”(2017年2月更名为欢瑞世纪)上市。2016年11月收购完成,欢瑞影视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欢瑞影视原股东做出业绩承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母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70亿元、2.41亿元、2.90亿元和3.68亿元;扣除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2亿元、2.23亿元、2.70亿元和3.43亿元。

  如未达业绩承诺,原股东钟君艳、陈援等34名自然人和26家机构将进行股份补偿。钟君艳现任欢瑞世纪董事、董事长,陈援现任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根据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欢瑞影视归母净利润分为2.70亿元、3.93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2.54亿元、3.76亿元,完成业绩承诺。

  但是2018年,受《天下长安》未按计划播映影响,要完成业绩承诺则很难。2018年年报审计师也在鉴证报告称,“无法确定欢瑞影视 2018年度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欢瑞影视扣非归母净利润只有2.86亿元,与承诺业绩3.43亿元,还差5700多万。

  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会触发补偿,欢瑞世纪董秘则称,欢瑞影视按照累计利润计算是否完成承诺业绩,承诺期2016年~2018年,欢瑞影视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87亿,完成率为109.8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9.17亿,完成率为109.64%。不存在业绩补偿问题。

  《商学院》记者采访了长江商学院创办副院长、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创办副院长薛云奎。他表示,“业绩承诺是分别每个会计年度,而非累计业绩,他的回答与承诺是不吻合的,是想赖掉业绩补偿。”

  根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欢瑞影视2018 年度业绩承诺完成情况的鉴证报告》,由于,审计对《天下长安》计提坏账是否充分尚不确定,所以也对2018年度业绩承诺完成情况持有保留意见。

  如果将《天下长安》尚未回款的4.4亿元全部计提坏账,即使按照累计利润计算,业绩补偿也将无法赖掉。

  根据欢瑞世纪在2018年5月发布的“消除平仓风险的进展公告”显示,当时公司股票收盘价格为 7.52 元,此价格均在欢瑞联合与方正证券、浙江欢瑞和钟君艳及陈援与中信证券的平仓线以下。而公司目前股价跌至4元左右,平仓风险更严峻。

  关于是否有强平风险,欢瑞世纪方面表示,大股东方面跟券商、资金融出方达成了协议,已经延长了宽限期。但是,何勇认为至少应该披露宽限到什么时候。

  徐虹称,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目前不存在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如发生违约处置风险,本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是延长宽限期限和筹措现金进行补充。

  资本幸运儿?

  在2016年,证监会对影视行业并购重组审核趋严的情况下,绑定众多明星工作室的欢瑞世纪,在2014年借壳泰亚失败后成为幸运儿。

  当时,暴风集团收购吴奇隆旗下稻草熊影业,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旗下爱美神影视接连被否。

  2011年,由湖南卫视主投,欢瑞世纪参投的《宫锁心玉》开创清朝穿越剧的先河,捧红杨幂、冯绍峰、何晟铭、佟丽娅等一众明星。2014年制作的《古剑奇谭》创造了当时电视收视率及网络点击率的双第一。除此以外,还有《盗墓笔记》系列、《青云志》系列、《大唐荣耀》等古装剧。

  据了解,在2013年,欢瑞世纪推出明星制片人计划,吸纳艺人成为公司股东,并承诺将其培养成制作人或导演。杨幂、刘恺威、何晟铭、唐嫣、明道、杜淳、贾乃亮、林心如等均以工作室形式与欢瑞世纪签约或加盟。公司还引入了何晟铭、杜淳、李易峰、贾乃亮等演员作为公司股东。

  在欢瑞世纪借壳上市前,杨幂宣布她的工作室海宁嘉行天下不再挂靠在欢瑞世纪旗下。继而是流量小生杨洋在拍完电视剧《盗墓笔记》之后宣布与欢瑞世纪解约。而李易峰也在2019年3月正式公布与欢瑞世纪解约。

  曾经拥有大量武侠、仙侠、魔幻、玄幻的影视IP的欢瑞世纪在巅峰时刻借壳上市,但此一时彼一时,随着明星股东出走,古装剧类型受限,欢瑞世纪的经营也屡遭质疑。

  影视公司过度依赖某一类型甚至某部剧的风险性问题,是否不可避免?严新认为并非如此,公司需要控制野心,看到一个类型赚钱不能一直做这个,而是分散风险。

  对于欢瑞世纪来说,穿越剧、仙侠剧、宫廷剧的优势IP。从公司正在筹备的片单中可以看到仍以古装、神话、仙侠为主,比如拍摄中的《琉璃美人煞》,后期制作中的《江山永乐》《鬼吹灯》《长安诺》《盗墓笔记之云顶天空(下)》等。

  面对可能的内容风险,徐虹表示,欢瑞世纪加大了对于现实主义题材剧的投资和储备,5月份公司投资的反映基层公务员生活的电视剧《权与利》已开机,《南风知我意》预计将在今年10月份开机。

  但是,欢瑞世纪无法放弃驾轻就熟的大IP古装剧可能带来的更大回报。据欢瑞世纪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显示,历史剧《江山永乐》正处于后续制作中。此前公开信息显示,该剧总投资约达3.2亿元。

  关于该剧预计何时能获得发行许可证,以及市场购买意向等问题,徐虹并未明确回复,只表示项目进展顺利,进度符合预期

 或许积极拥抱主旋律显示出欢瑞世纪的“求生欲”。除了辗转腾挪的财技,能否在同质化自我复制之外走出一条不断创新的多元化发展之路才是真正考验。



来源:商学院

责任编辑:霍刚